当前位置: 首页 > 言情 > 赌注

《赌注》

第03章 新宠

作者:李落一一场赌注 分类:言情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11-23 09:02

陈睿听了这话,当下那个头痛欲裂啊。

老大啊,那可是你曾经无情伤害,肆意羞辱,然后又抛弃的女人啊。那样的遭遇,正常人都会恨你入骨的。你说见就见啊,万一人家不肯呢?他要怎么把她弄来?打晕了扛来?还是绑架来?

陈睿心里还在不满地嘀咕呢,却不料秦泽宣又扔下一句更狠的话来:“我不想看到她跟姓顾在一起。这件事,你去处理。”

哇……

这下陈睿简直要呕到吐血了。

这事儿,要他去怎么处理?要他个小助理去跟顾大总裁谈判吗?枪告诉顾大总裁不准和他秦泽宣的前任未婚妻在一起么?

陈睿心下悲催地想着,真的好想哭。为毛他就摊上这棘手的烂事儿。

再说了,谁都知道顾秋远这人虽然平时见人笑咪咪的,可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况且人家个大BOSS,喜欢跟哪个女人在一起,这是个人私事,怎会听他这个陌生人的。

陈睿心惊胆战地思索着,说不定,他还会被顾秋远的保镖,暴揍一顿给扔出来。这事,要他怎么去搞定?

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去。”陈睿正在郁闷呢,就听秦泽宣一声大喝。

吓得他小跑着就向宁飘儿刚刚离去的地方,跑过去了。没办法,这种情况下,他还是先离开身边这易燃易爆品,安全些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秦泽宣带来的女伴看他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点,才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,轻声道:“秦总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有事要回公司。”扔下这句话,秦泽宣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气得美人直跺脚。

这算个什么事嘛?急急忙忙叫她来,把她带来这里,又扔下不管。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?难道就是为了带她来,在宁飘儿那个曾经被他抛弃过的女人面前,做个陪衬,露个脸吗?

……

太阳斜斜地照在桌上面,白晃晃地,反射着刺眼的光芒。

宁飘儿一个人静静地坐着,自顾自地喝着咖啡,完全不理会周围人对她的议论纷纷,指指点点。她当然知道她们现在议论的话题,正是刚刚秦泽宣和顾秋远正面相对,中间夹了一个她的事情。

秦泽宣的前任未婚妻;秦泽宣抛弃的女人;顾秋远新宠。

“呵……”

听到那些人给她安的一个又一个称谓,宁飘儿不禁笑了,她的身份标签可是越来越多,还丰富多彩了。

曾经,她因为是秦泽宣的女人,不知被多少人羡慕着,嫉妒着。而现在,她已是秦泽宣抛弃的女人,自然会被更多的人讥讽,嘲笑。

所谓天堂掉到地狱失落,无非就是这种感觉。

可是这些闲言碎语,对现在的宁飘儿来说,根本算不上什么了。她连最珍贵的东西都已经失去了,还有什么可怕的。

或许是再次回到熟悉的地方,这一方蓝天总是让她不经意间就回想起以前。

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是,一年前的那个夜晚。

那个噩梦开始的夜晚。

……

傍晚,天空飘着蒙蒙的细雨。一丝一丝地扑到玻璃窗上,一道又一道,像蜿蜒而下的泪痕。

宁飘儿的父亲一脸愁容地坐在客厅里,母亲坐在一边,也是一脸的担忧,两人低声在交流着什么。可看见宁飘儿进来,两人极快地对视一眼,连忙缓和了脸色,尽量地显得轻松些,看向她。

“爸,我听说公司的情况真的很糟糕了,是吗?”宁飘儿将茶放到父亲的面前,轻声地问道,秀眉揪结在一起。

“没事。飘儿,你不用替爸爸操心。”父亲强撑起微笑,慈爱地看着宁飘儿,喝了一口茶,便站起来说:“今晚我要去公司加班,你们不用等我回来。早点睡。”

眼看着父亲疲惫的身影,消失在大门外,宁飘儿转身郑重地看着母亲:“我要去找泽宣。”

“不!不要去!”母亲像是被突然刺到一样,猛然间站起来,大声地反驳她。

“妈,你怎么了?为什么不让我去?泽宣有能力帮爸摆脱困境的。我可以和他谈淡。”宁飘儿真有些惊讶母亲这样过度的反应。

在她看来,父亲的公司周转不开,只要秦天集团肯出手相助,都不是大问题。而且她也认为,由她出面,秦泽宣一定会帮这个忙的。

“你爸爸说过,不想让你们的婚姻蒙上利益交易。相信你爸爸,他说没事,公司就一定不会有事。几十年来,那么多难关他都挺过去了,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。”母亲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宁飘儿的提议。

“可是……”宁飘儿焦急地看着母亲。

“没有可是。相信你爸爸就好。记住,不要去找泽宣。听妈妈的话,飘儿!”母亲握住她的手,是那样的紧,那样的紧。

可是宁飘儿终究没有听母亲的话,趁母亲吃了安眠药睡着后,一个人悄悄地出门,开车离开了家。

当她满心焦急地赶到秦泽宣家的时候,看着大开的门,心里疑惑无比。

门怎么会是开着的?

天已经很晚了,屋里很黑,宁飘儿走进去熟悉无比地按开了灯。四下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。

她暗思:这么晚了,他怕是睡了吧。

于是,她便换了鞋,轻手轻脚地上了楼。

卧室的门,虚掩着,里面温暖的光束,从窄窄的细缝里透了出来。宁飘儿以为秦泽宣还没睡呢,心里一阵欢喜。

可正当轻手轻脚地靠近,正要推门而进时,一道娇.媚.入.骨的叫声,瞬间怔住了她。那将要搭上门把的手,就那样僵在了半空中,微微地颤抖着。

抬眼一看,在她这个角度,从门的细缝里,刚刚可以看清楚床.上的光景。

凌.乱的床.单,两个.身.体,正火.热地纠,缠在一起……

女人的娇.喘,男.人粗.重的呼.吸声……

这画面,宛如噩梦一般,在宁飘儿的脑子里,投下一颗重磅炸弹,‘轰’的一声,炸开了花。炸得她灵魂都出了窍。好半天,身体都没有什么反应,只剩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