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仙道帝尊

《仙道帝尊》

第二章 王者一击

作者:神民 分类: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21 11:56

 “慢着,我还有一个疑问!”

看着逼近的两人,陈凡急忙开口。

虽然他解开了第一重禁制,但是他压根就没有接触过修炼一途,自然对这一途也是一无所知。

“废话真多,问吧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老者停下脚步,不耐烦的回了一句。

“我只不过解开了第一重禁制,最多也就修炼到道藏境界,就算你们夺了我的帝胎,那又有什么用?”

陈凡对于境界的认知还不是很清楚,也压根不知道道藏境界具体是什么境界。

“修炼一途,丹田为根基,所有修士都要先开辟自己的丹田,这也是第一重境界,随后窥得大道,视为窥道,引道入脏腑,为道藏,在整个修仙界,能够把大道引入脏腑的,那绝对算得上是凤毛麟角,所以,就算只能够进入道藏境界,那也足够我们用一生去追寻了。”

老者开口,其实他现在的境界也不过只是窥道而已。

“那么王者呢?”

陈凡后退一步,手中已经悄然的捏着了那枚玉简,他不知这帝道王者的一击到底能够有多大的威力。

“哈哈哈,张岚,动手吧,这家伙竟然还想要达到那种传说中的境界,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”

老者不耐烦了,说着双手结印,整个人的气势宛若山岳,直接把陈凡锁定。

顿时,陈凡感觉到了一股天塌地陷的威压,脸色顿时惨白,嘴角鲜血溢出。

张岚则是拿着一柄短刃,灵力灌注其中,冲着陈凡的丹田位置直冲而来。

“既然如此,你们给我去死!”

猛然间,陈凡握着玉简的手骤然发力。

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,在他的身上,一道耀眼的光柱冲天而起。

“帝道王者,重现江湖!”

震天巨响,让整个大陆都在震颤,绝强的威势散发出来。

眼看就要刺中陈凡的张岚,在这一瞬之间,如同气化,所有的一切,都被这个光柱给搅碎,蒸发,甚至他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。

“不要!”

而那个老者在这一瞬间,脸色惊恐,后悔之色更是在他脸上清晰的展现出来,只不过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。

“杀!”

陈凡爆喝,光柱化为利刃,如同自九天而落,所过之处,山崩地裂。

“住手,我错了,求少侠饶命……”

老者此刻浑身威势散尽,血肉模糊,就连他的双腿都开始崩裂,自下而上,宛如幻影在消散。

“死!”

陈凡没有任何住手的意思,今天,如果不是他有这样的一枚玉简,那么死的人绝对是他。

既然这样,他又怎么会心慈手软?

对待敌人的仁慈,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“如今形势倒转,你刚刚未曾留手,我何苦为难我自己?”

说完,老者的身躯化为梦幻泡影,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。

看着眼前的两堆碎屑,陈凡想要停下手中的光柱,结果却发现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。

光柱所化成的利刃,竟然根本就不受他控制,在虚空之中缓缓落下,就连眼前的山峰,在这一刻也被这一道光刃切开。

“帝道王者,重现江湖!”

整个中庸大陆,一道恐怖的威势席卷而过,就连夜空,在这一刻,也如同被撕裂了一般。

所有人在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的时候,都在恐惧中度过。

帝道王者,那可是仅在传说中才有的存在,如今重现,这天下是不是就要大乱了?

这样的场景,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,这才恢复了夜朗星稀。

而陈凡这个时候,正在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原本高耸的山头,在这一道光刃划过之后,直接被夷为平地,甚至就连植物都没有幸存。

唯独他站着的地方,才毫发无损。

“这就是帝道王者的全力一击?”

看着手中已经破碎的玉简,他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为了杀这两个人,自己这到底是用掉了什么机缘啊。

“快走,一击过后,很快就会有人前来探查,如果你不离开这里,那么随后你就会真的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。”

就在他愣神的时候,手中碎掉的玉简之中,一个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,似乎非常的焦急。

“前辈?”

听到这样的话,陈凡并没有迟疑,撒丫子就开始往远处跑去,只不过他并没有忘记把那玉简碎屑紧握在手中。

“有什么话赶紧说,这枚玉简之中只留下了我一道神识,勉强的坚持一击之力,很快我就会消散了。”

虚弱的声音响起,似乎真的随时都有可能消散。

“举世之敌是什么?”

发动这一击之后,陈凡最为担心的就是举世之敌,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丹田境界的小修士,这样的后果,他不知道能不能承受。

“帝道,帝胎,在很早之前,就是罪恶的象征,凡是有这种体质的人,都会被天道封印,唯有同体质的王者,才可以替之解开第一重禁制,同样,这也会激起那些所谓正道的追杀。”

虚弱的声音缓缓开口,只是语气之中似乎有着一种疲惫。

“除魔卫道啊,帝胎为魔道,引天下之人追杀之,就刚才的那一道声音,就是大道使然,警示众人,帝道王者出现,现世之人不知,可是那些隐世宗门可是以斩杀魔道为己任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那个虚弱的声音终于是撑不住了,渐渐的消散在了空中。

唯独那些破碎的玉简之中,一篇金色的文字,缓缓的漂浮了起来。

“破道剑诀?”

原本还在急速奔跑的陈凡,顿时停了下来,看着那金色的大字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进入了丹田境界的他,已经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了,这一篇剑诀,仅仅在一炷香时间之后就消散不见。

可是他硬生生的给记了下来。

“擎天剑?”

陈凡记下了剑诀之后,再一次狂奔,他知道,自己如今,一旦暴露了自己的体质,那绝对会遭到所有人的追杀。

而且现在的他,不敢停留,谁知道那些隐世宗门在什么地方呢,如果就在他后面,那他不跑的话,岂不是就要等死了?

这一夜之中,他从来没有停留过,毕竟现在的他,也是修士行列了,狂奔一夜,虽然疲惫,却不至于坚持不住。

次日,当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,他早就已经远离了山海宗的地界。

可是整个中庸大陆,却在震撼之中。

千年未曾出现的隐世宗门,联手发出了血杀令,凡是提供无上帝胎消息的,可以择一隐世宗门成为外门弟子。

凡是斩杀无上帝胎的,可以进入其中一个隐世宗门成为内门弟子。

而只要能够活捉无上帝胎的,就可以成为其中一个隐世宗门的真传弟子。

这样的条件,让整个大陆都沸腾了。

隐世宗门啊,那可是传说中四满境界遍地,王者更是不缺的势力。

一旦进入隐世宗门,就可以跨越大陆俗世道藏的禁锢,跨入四满境界的啊。

一个四满境界的人,在俗世之中可谓是最顶尖的存在了,据说就连国主,也不过只是四满初期的存在。

就这样的一个人,就可以成为整个大陆最为强盛国度的国主。

所以这一次隐世宗门出现,这让整个中庸大陆都沸腾了。

很多人都聚集在山海宗的周围,想要探查一些关于无上帝胎的消息。

毕竟这一次的动静,可就是在山海宗旁边发生的。

而此刻的山海宗之中,孙半夏正跪在大殿之中,山海宗的所有长老、执事、和峰主全部到场。

“孙半夏,你可知罪?”

正堂之上,一个老者怒目而视,冷冷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孙半夏。

“半夏不知所犯何罪?”

孙半夏虽然在跪着,可是她铿锵的语气之中,却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“呵呵,都到了现在了,你还在伪装,你可知道放走那个无上帝胎,这后果你能承担的起来吗?”

下面一个中年女修冷冷开口。

“师傅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什么无上帝胎?难道在咱们山海宗出现过?”

半夏一脸无辜。

“不用装了,你那个未婚夫,就是名为陈凡的那个废物,就是无上帝胎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一个长老实在看不下去了,怒目而视。

“他不过只是一个废物而已,什么时候成为了无上帝胎?”

孙半夏这个时候也懵了。

“不过这样也好,我更加庆幸和他断绝了关系,要不然还真的要被他连累了。”

说完之后,半夏更是伸手拍了拍酥胸,心有余悸的样子,哪有半分伪装的样子啊。

这一下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。

场面一度非常尴尬,直到最后,正堂之上的老者冲着半夏的师傅使了一个眼色之后。

“咳咳…那个…半夏啊,为师刚才也是有点着急了,毕竟这一次事情牵连的太大了,不过只要你肯把那个废物家的住址说与我们,这件事情就算是真正的与你无关了,你看……”

“中庸大陆,晋元州,御龙王朝,天道城。”

还没等半夏师傅说完,跪在地上的半夏直接就把陈凡家的住址给报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