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修罗武帝

《修罗武帝》

第2章 苏梦醒

作者:左夜 分类: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21 11:47

 精通八卦六壬之术的瞽目神算最擅长的就是咒法,施咒之后必然留下印记。瞽目神算和苏梦醒清楚看到咒法成功施展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咒法印记根本没有在童子后背留下印记,苏梦醒潇洒拂袖,他的几个弟子笑眯眯一字排开拦住了瞽目神算。

师徒相处太久了,世间的父子母子相伴几十年,而山中修士的师徒相伴几百年是很寻常的事情。

苏梦醒一个眼神,就足以让弟子们明白应该如何做,更不要说做出拂袖这样明显的暗示。

甄见毫无察觉,他今天打了一场胜仗,颇有趾高气扬的感觉。更小的时候甄见没少因为被人嘲讽他是小贱人而开战,胜利的时候不多,经常被人揍得鼻青脸肿。

打架多了,手段就学会了。吐口水、扬沙子、丢石头、找棍棒……能下死手就下死手。时间长了,小贱人很泼,这个名声传出去了,许多孩子就不敢招惹他了。

今天不过是简单的随机应变,可惜只咬了几口的大菜包子。正常来说甄见奉行君子斗气不斗财的金科玉律,绝对舍不得付出如此沉重的战争成本。

甄见迈着六亲不认的胜利步伐,一路嚣张走回家门,浑然没有发现苏梦醒就在身后吊着他。

瞽目神算阴测测说道:“你们几个小辈,真要准备阻拦老夫?”

那个年轻女子浅笑说道:“您是前辈,想要责罚我们自然无话可说,若有什么训斥,我们洗耳恭听。”

瞽目神算抓住卦幡,一个看上去比苏梦醒还要年老的道人说道:“打架我们也奉陪。”

年轻女子笑出声说道:“不语师兄,师父说不要打架,这不好。”

瞽目神算沉吟良久,若是真的动手,对方人多势众,最主要的是这里属于昏晓宗的地盘边界。今天无论打胜还是打败,反正后果很严重。

苏梦醒的四个弟子并肩站在那里,那个看似三十几岁的道人说道:“前辈已经暗中报复了那个童子,成败不重要,重要的是前辈已经出手,这就是扯平了。

继续不依不饶,我昏晓宗绝对不能袖手旁观。前辈在红尘历练,吵嘴也好,打架也好,那就必须使用世俗的手段。方才前辈使用咒法的事情,我们就当做没看到。”

瞽目神算怒极反笑,苏梦醒的几个弟子,除了那个嘴懒的不语之外,一个个牙尖嘴利。苏梦醒到底传授了他们什么啊,贵人语话迟的道理也不懂?

甄见今天租了半个时辰的书,还大胜一场,返回家里依然觉得意犹未尽。没地方炫耀啊,老娘出去做工去了。

甄见拿起锄头,已经是日上三竿,夏日炎炎,不趁着这个时候勤快一些,正午的时候就不能劳作了。

甄见来到小小的破败院子,开始铲除菜田里面的杂草。年纪小,能做的事情不多,只恨自己没长大啊。

苏梦醒看着挥汗如雨的甄见,没看出这个孩子有什么奇异之处,为何他免疫咒法?

甄见忽然心头恍惚,他看到田里的小苗化作了一把把利剑。甄见拄着锄头身体剧烈摇晃,旋即甄见看到自己拄着的锄头也变成了一把大剑,甄见惊恐丢下锄头。

太可怕了,甄见的呼吸急促,随时要窒息的样子。苏梦醒微微失望,看错了,这不是剑道胚子,和自己无缘。

剑域,这是苏梦醒最强大的手段,也是测试弟子的最好手段。承受不起剑域,只能说明此生与剑无缘,自然也与苏梦醒无缘。

剑域释放,最主要的是能够感知到剑域,然后在剑域中感到自己的感悟,与剑域相呼应,这才是剑道胚子。

甄见感知到了剑域,但是他产生的不是欢喜,而是恐惧。恐惧得瑟瑟发抖,脸色苍白如纸。

感知到剑域,却没有剑心,很是遗憾。苏梦醒出现在剑域中,站在了甄见的身后,两根手指点在了甄见的后脑海。

苏梦醒失望,看着很有灵气的童子,魂魄太弱了。身体是渡世伐,魂魄才是乘船人。

人无魂魄就是行尸走肉,若是失去身躯,魂魄依然可以转世或者转化为鬼修,甚至许多元婴高手,失去了道体之后完全依靠元婴修行。

所有的飞天遁地的道法,纵横捭阖的剑术,依靠的就是魂魄的力量。魂魄弱,这是天然的断崖,阻断了世人踏入修行路。

苏梦醒没察觉到为何甄见会无视瞽目神算的咒法,魂魄如此之弱,怎么可能抵挡咒法的攻击?

苏梦醒微微迟疑,魂魄不行,莫非身体异常?苏梦醒想起一门很早以前学过的称骨法,他右手绽放出微弱的光芒,扣住甄见的后脖颈向上提。

没提动。

苏梦醒加大力量,这一次用了七分力量,甄见依然脚跟落地,还是没有提起来。

甄见缓缓转头,看到的就是那个善意阻止自己的中年道人,甄见迟疑问道:“道爷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苏梦醒松开手,剑域也消失了。额头见汗的甄见长出一口气,最恐怖的存在消失了,这感觉好多了。

苏梦醒说道:“在集市中你与算命先生争执,这对你或许有隐患,我特地过来查看。”

甄见重新抄起锄头,恶狠狠说道:“他还敢不依不饶?我打死那个老梆子。”

苏梦醒说道:“进入丰和镇,我偶然见到你用两个铜板和人租书,贫道问你一句,读书人可以如此好勇斗狠?”

甄见反问道:“道爷,书中哪句话不让人打架了?”

苏梦醒语塞,甄见愤愤不平说道:“就算是一条狗,被打了还会咬人呢。人还不如狗吗?”

苏梦醒尴尬,甄见用力把锄头墩在地上,右手指着苏梦醒说道:“人善被人欺,我的江湖地位就是打出来的。

以前总有人骂我小贱人,打架多了,他们就不敢骂了。道爷,按照你的说法,我是不是应该容忍,让人指着鼻子说你是小贱人?”

这话说得在理,问题是甄见指着苏梦醒的鼻子说这番话。那句“指着鼻子说你是小贱人”,仿佛就是在质问苏梦醒。

苏梦醒哑然失笑说道:“在理。”

甄见凄凉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也不想打架啊,每一次被人打得浑身疼也就罢了,这个可以忍。问题是被人打得鼻青脸肿,我娘会偷着哭。

所以道爷你说得在理,骂人不揭短,打架不打脸,可是他们动手的时候专门往脸上招呼啊。最狠的一次被人把乳牙给打掉了,这倒好,省得自己往下薅了。”

苏梦醒呵呵笑,甄见说道:“我家的黄瓜熟了,你来一根?可甜了。”

甄见摘下一根比手掌稍长的小嫰黄瓜,在自己衣服上蹭了一下交给苏梦醒。苏梦醒咬了一口,味道可以。

甄见眼神灼灼看着苏梦醒说道:“你啥时候进的我家?我咋没看出来呢?我和你说,刚才我看见菜地里的菜,变成了剑,老吓人了。”

苏梦醒依然笑,笑着吃黄瓜。可惜了,感受得到剑域,却没有剑心。剑域考核的是资质,无关境界。

甄见小声问道:“道爷,您会障眼法吧?教两手呗,这个手段吓唬人厉害。”

苏梦醒说道:“你的体魄不错,嗯,我用最浅显的说法好了,你若是随我回山,有人会传授你打架的功夫。”

甄见警惕说道:“我是独生子,可不能离开家,这个家我是顶梁柱,未来的。”

苏梦醒说道:“机会难得,你家长辈什么时候回来?我和他们说。”

甄见说道:“我娘做工去了,午后才能回来。”

苏梦醒刚说到这里,一缕飘渺的剑意从远方迸发。甄见仰头打个喷嚏,身体抽筋一样颤抖。

苏梦醒眸子炸出一丝精光,他感受到了剑意,这个童子竟然也感受到了,这不对啊。

苏梦醒抓住甄见飞起来说道:“随我来。”

苏梦醒脑后一柄长剑迸发,飞剑托着苏梦醒和甄见向着剑意迸发的地方电闪而去。

瞽目神算耳朵耸动,他猛然化作雾气消失。年龄最大,看着也最沉稳的不语喝道:“剑意动,宝物出,走。”

不语带着三个师弟师妹御剑冲天而起,不语转头,看到师父驾驭飞剑带着那个童子已经飞向小镇之外。

甄见在空中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,从小怕高,别的孩子爬树上房,甄见连低矮的墙头也不敢爬上去,到了高处就觉得头晕目眩。

这一次飞到了空中,看到房子变小,接着小镇也变小,甄见的惨叫声凄厉凄惨凄切。

飞抵镇外的丘陵地带,苏梦醒提着甄见落下,一团烟雾闪过,瞽目神算枯瘦的身影显露出来。

更远的地方,不语他们四人正在急匆匆御剑而来。甄见看到烟雾中老瞎子出现,他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。

那个被大菜包子糊脸的老骗子,竟然能够化作烟雾出现。这他妈的是活鬼吧?这个道爷人很好,他没撒谎。

瞽目神算那双惨白的眼睛盯着苏梦醒说道:“苏梦醒,你这是要和老夫死磕到底?天下事,别做绝了,人财两得的美梦想一想就好。”

苏梦醒笑而不语,甄见捡起一块石头砸过去吼道: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什么叫人财两得?难道你这个老变态喜好男风?别拉着我,让我为民除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