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穿越 > 穿越到七零年代

《穿越到七零年代》

第2章 买东西

作者:风清月华 分类:穿越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11-18 10:09

第二天一大早,萧清韫和穆卫军就起来了,两人吃完早饭,收拾好东西,办完出院手续,才八点左右。见时间还早,两人又在病房里呆了大半个小时,才离开医院。

昨晚萧清韫醒来就下午5点了,吃完饭一耽搁就到7了,根本没有回去的车了,因此到了今天才出院。

出了医院,萧清韫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紧了紧身上的大襟棉袄。南方就是这样,虽然很少下雪,结冰也只有清晨时薄薄的一层,但湿冷的空气却仿佛能钻到人的骨头缝里,跗骨的冷。

看向身边的穆卫军,一身军大衣,手上提着灰色的装着饭盒、杯子、洗漱用品的布袋子。站的笔直挺拔,一点都不感觉冷似的。哼,一点都不嫉妒。

穆卫军也注意到自家媳妇儿冷得都打颤了,没有多带棉袄,也不能将军大衣脱下给她穿上。他倒不是怕冷,关键是他身高182公分,媳妇儿只有162公分左右,且骨架小,真把军大衣穿上,估计就不见人了。

穆卫军犹豫了一下,便用空着的手握住萧清韫的一只小手,只感觉手中握着细腻温软的暖玉,瞬间将之前的顾虑抛到脑后,嘴里说道:“我手热,给你暖暖。”

萧清韫眨巴眨巴眼睛,有些想笑,要暖手握着就好啊,一直捏我手心和手指干嘛。不过到底没有抽出来,反正真的挺暖和的。

穆卫军见她没有将手抽回,嘴角浅浅地勾起:“媳妇儿,我们去商场逛逛吧。结婚比较赶,好多该给你的东西都没准备,我身上带着钱、票和工业券,去看看有什么合心意的就买了。”

萧清韫被他的直接和土豪样子逗笑了,也没问他身上怎么带着这些东西,笑着应道:“好啊,那我可不客气了。不过,在外面别叫我媳妇儿,叫我潇潇或者清韫。”“潇潇”是前世的名,叫了二十几年习惯了,“清韫”是一般熟悉的人都这样叫。还有一个小名叫“乖乖”,是萧家和苏家至亲一直叫的,太羞耻了,还是不要说得好。“媳妇儿”什么的私下里叫叫还好,在外面就算了,太乡土风了。

“跟自己丈夫客气什么呀。”穆卫军先说了一句,后有点不情愿的说:“那我叫你潇潇吧。”虽然“潇潇”也很亲近,但是,为什么不让叫“媳妇儿”呢?上大学的东北那边,男人都这样称呼自己的老婆,多贴切多亲热呀,不过外面不能叫,私底下应该能叫吧。

县城也不大,稍微繁华点的“商业区”就更小了,很快两人就来到县里唯一的百货大楼。说是大楼,其实也就是一栋三、四个门面大,两层高的平房小楼。墙上还刷着“为人民服务”和“发展经济保障供给”两条大标语。

虽然萧清韫有些关于百货商场的记忆,但进入第一层后,恩,还是被震了一下。商品摆设先不说,售货员们都穿着军绿色的大袄也很正常,关键是这屋子空中纵横交错的铁丝,还真是……非常奇特的一景。

刚好一个卖布料柜台的售货员开了票,只见她拿夹子夹着票据,挂在钢丝上,一抖手,“唰”的一声,那夹子就带着票据滑到收款台这边……

萧清韫惊奇,还挺方便的!

穆卫军也看向布料柜台那边,他倒不是看稀奇,看了一下,对着萧清韫说:“我们结婚的时候也没给你做新衣服,要不你选一些布料,自己做或者找裁缝做都行。”

萧清韫摇摇头:“衣服就不用了,我衣服挺多的,都是七八成新的,不穿就浪费了。”“萧清韫”的衣服是真的挺多,在这个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补了又补,穿了又穿的年代,“她”的衣服基本都是七八成新,最差也是五六成新的,没有补丁,还都是好布料,根本穿不过来。

“萧清韫”这样挺打眼的,要不是穆家坪的村民大多朴实,“她”又是个安静不惹事的,还在教大队里的孩子读书,还说不定怎么样了呢。

刚开始时,就连那些知青们都侧面打听过几次“她”的家境,当时的“萧清韫”对父亲很失望、厌恶,根本不想提及,只说自己外公是中医医生,外公只有母亲一个老来女,自己是外公唯一的孙辈,很多衣物用品都是外公补贴的。“萧清韫”也没说谎,“她”只是隐藏了一部分而已。

这说法传开后,大家才没继续关注“她”,只是吃穿用度着实显眼,估计被两个女知青排斥,除了相貌之外,也多半是这个原因。

萧清韫除了衣服多,不想浪费、不想太显眼之外,还有个不能告诉穆卫军的原因:这场十年的大运动就要过去,人们在穿着上,无论是色彩、材质还是款式,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到那时再做新衣也不迟。

穆卫军见她不似客气,加上从母亲那里听来的一些传闻,也就没有坚持。直接拉着萧清韫上了二楼。

一楼是食品衣物等生活用品,二楼则是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等高档“奢侈品”。这一层明显比楼下要冷清的多,而且大多数人只看,真正买的很少。

穆卫军拉着萧清韫在卖自行车处停下脚步,低头看着她低声道:“结婚时四大件一件都没来得及买,你看看哪种合心意,今天都一块儿买回去。”

萧清韫听他这样说,再次在心底默默念:土豪,我们做朋友吧!不对,这是自家老公,关系铁着呢。

虽这样想,萧清韫还是摇摇头:“不需要的。”见他皱着露出不赞同的神色,便连忙解释道:“我真不是跟你客气,你听我跟你说。”

萧清韫见他眉头舒缓一些,认真听着,很满意他的态度,解释到:“你也知道出门不方便,我平时就很少上公社和县里。一般生活用品在生产大队供销社里就能买到,布料这些大都是让别人带的。现在结婚了,等你回了部队,要买什么东西就和家里人一起,或者让他们带回去。我教学是在大队,离家也很近。这样一来根本就用不上自行车,况且,你难道放心我独自在路上骑车,就算你放心我还不愿意呢,从大队到公社至少就要骑上40分钟,累都累死啦。”说道后面就有点傲娇了。

当然,这些只是表面的理由,真实的原因是,最多再两年时间,就上大学去了,总不能把自行车扛到学校去吧,女式自行车,公公婆婆又不会骑,留在家里也只能便宜了其他人,才不要呢。对于还不熟悉不知性情的人,萧清韫一点也不想大方。

穆卫军此时眉头已完全舒展,媳妇儿不是跟他客气,还挺有自知之明,看媳妇儿那瘦瘦弱弱的小体格,真不一定能骑上40分钟的自行车。

而且穆卫军也不放心媳妇儿一个人出门,虽说那天晚上行凶的隔壁大队那姓张的二流子,已经被他送到了派出所,并且打电话让在县检察院的战友特别“关照”。但自家媳妇儿长得好,即使现在和他结婚了,有他的名声震慑,也不能保证不会有那不长眼的第二个。

还有张二流子背后指使的人也还没揪出来,回去要好好查查,左不过是大队里的人。想到这,穆卫军双眼眯了眯,射出一道寒光。

看来,回到部队就得赶紧递交随军申请,只有在他身边,才是最安全的。

萧清韫不知道穆卫军的想法,拉着他边走边问:“家里是不是有一台缝纫机?”印象中好像听谁说起过。

穆卫军点点头:“二嫂喜欢做衣服,手艺也好,前两年我刚好得了一张缝纫机票,寄回来,家里就买了一台给二嫂。”

说到这,穆卫军简单地解释道:“大哥二哥结婚早,当时家里还不宽裕,也没机会弄到票,就没什么聘礼。后来家里的条件好起来了,我也能拿票回来。就给大哥家里添了一辆自行车,方便大哥大嫂到公社的学校教书。算是补给大嫂的聘礼。现在大嫂怀孕,他们两口子暂时在公社租了一间房子住,要等到放假了才回队里。那台缝纫机就是补给二嫂的聘礼,二嫂平时很宝贝,自己都不怎么舍得用。”

也就是说不能经常借用,萧清韫听出来了,不过她也不在乎,说道:“那就不用买了,我又不会做衣服,买一台也是浪费。”又财大气粗地说:“如果实在要做衣服,就让二嫂帮个忙,她给我做两套,我给她一件衣服的布料当报酬。”这已经是萧清韫吃亏了,不过,萧清韫前世没学过做衣服这个技能,这辈子“她”学过琴棋书画,就是没学过做衣服。又不好给钱,只能这样了。

穆卫军忍俊不禁,也不觉得她败家,只觉得她那财大气粗的小模样可爱死了。

“不过,手表需要一只,不能看时间很不方便。收音机需要一台,听听广播能打发时间。有手表票吗?工业券够不够?”萧清韫补充到。

手表是确实需要一个看时间的工具,以前穆家爷爷和苏家外公外婆、妈妈还在世时,年龄还小,再宠也不会给“萧清韫”买这样的“奢侈品”。等他们去世了,也没人给“她”买了。

“萧清韫”18岁生日的时候,也就是今年9月底的时候,那位父亲倒是连着信寄来了一张手表票和一张自行车票,钱也寄来了350块,比以往多了300块,估计就是想让“她”自己看着买。但被“萧清韫”直接忽视了。

收音机是真的用来听广播打发时间的,现在的农村,完全没娱乐,也只能听听广播调节一下,恩,最主要的是关注高考信息。虽说这个世界的历史大事件基本和前世的一致,但万一提前或者推迟呢?还是时常关注着好。

穆卫军听了立刻回答:“手表票有,工业券也够。战友们知道我这次是专门回来解决人生大事的,只要有票和工业券的,都凑给了我。”

“看来,你在部队的人缘挺好的。不过,这样的话,我们就欠了好多的人情啊。”萧清韫不喜欢欠别人的,特别是人情债,最难还了。

她这人要是欠了别人是一定要还的,而且是你给我一块,我还你一块五的那种。同时,她也不喜欢别人欠她的,如果一个人第一次借5毛没还,恩,是那种有钱后也不还的,那么,下一次再借的话,那就对不起了,两个字,没有!并且,和那人只保持表面关系,只要那人还要点脸,借出去的那5毛就当打水漂了,还不还都无所谓。但如果那人不要脸的胡搅蛮缠,那是一定要让他还回来的。

萧清韫也不知道自己这种处世之道对不对,上一世她基本和谁都保持一种距离感,上大学四年,和同宿舍的其他三个女生的关系也是淡淡的,只有几个院里一起长大的姐妹才是交心的。恩,这样看来,这种态度还是不太适合现代社会的,不过,她不想改,就是这么任性!

穆卫军有点了解自家媳妇儿的性格了,这是不喜欢麻烦啊,于是解释道:“部队里都是这样的,当兵的娶个媳妇儿不容易,只要谁结婚,大家都会出一份心意。我以前也给过别人的,这一次剩下的票和工业券,回到部队,赶上谁结婚,我还是会全部拿出来的。如果过意不去,等你到了部队,多请他们吃两顿饭就好。”

听他这样说,萧清韫松了一口气,这就好办了,一口答应到:“没问题,等到部队探亲的时候,我多请他们吃饭,我做饭可是很好吃的。”这倒没说假话,前世毕竟独自生活了好几年,时常照着网上的菜谱和视频倒腾,做饭水平还是不错的。

穆卫军听她说“探亲”,只是笑笑,其实他指的是随军后,不过,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,还是回去后找个时间再给她说吧。

两人来到卖手表的柜台,这里已经有人在看了,不过柜台后面的售货员根本就没有搭理,就连萧清韫两人到了柜台前,那售货员眼皮都没抬一下,只悠闲地坐在那嗑瓜子。

这态度,还真是……挺好的,虽说挺拽还没热情,但总比现代那些忽悠人,热情过头的好。反正所有的商品没有假冒伪劣的,也都标出了相应的名称、产地、材质、价格等。看中了就付款拿货,简单粗暴,实在是……让人喜欢。穆卫军猜对了,萧清韫就是一个怕麻烦的人。

萧清韫细细地看了一遍这些手表,恩,种类还挺多的,就是样式少了点。国产的“东风牌”、“红旗牌”等都是120块,进口的就贵多了,最便宜的英纳格就260块,最贵的是一块劳力士,竟然要600多块!如果说一块国产表是一个普通工人三、四个月的工资的话,那这块劳力士就是两年的工资!

萧清韫还在默默算着账,耳边传来穆卫军低沉地声音:“要不就拿那块劳力士吧。”

“!”

萧清韫,三位看表客人,以及那位正举着一颗瓜子在嘴边的售货员,都一脸震惊的看向刚出声的这位。

穆卫军很淡定的解释道:“你不要自行车和缝纫机,那手表就买个好的。”萧清韫相信,如果那四位吃瓜群众知道网络时代“土豪”这个词的用法的话,现在满脑子应该都被大写加粗的“土豪”两字刷屏了。

萧清韫被自家老公这种一言不合就土豪的“壮言”给秀多了,一瞬间也就回过神来。有了穆卫军的铺垫,她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不要,多丑啊,那适合你们男人带,我要那块欧米茄。”那劳力士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出去,就留着自己买给他吧,要礼尚往来嘛。恩,回去看看私房钱还够不够。

穆卫军见她那娇俏的样子,心里就热热的。自家媳妇儿安静时看着就像书香世家出来的大家闺秀,有着浓浓的书卷气质;撒娇时却又娇俏动人,让他只想把她揉进骨血里去。于是带着宠溺的回答:“好,你看中哪种就买哪种。”

三位看表的客人无语,还以为这女人会阻止那男人呢,她是不要劳力士了,但是要了欧米茄啊,那也是500多好不好,看来这也是个败家娘们。

不过售货员倒是挺高兴的,这几块高价钱的进口表还是商场主任托关系从上海带回来卖的呢,每种只拿了两只,都摆了好几个月了,也就卖出去两只两三百块钱的。现在终于能卖出去一只500多块钱的了,主任知道了肯定会夸奖她的。

也不嗑瓜子儿了,赶紧站起来把表拿出来给萧清韫看,还不停的说:“妹子真是有福气,看你对象对你多好啊。眼光也好,这表有一个纯金表盖的表壳,看,是双色表,这颜色多喜庆。”

萧清韫拿过来看,还真挺好看的,表的背面不锈钢底盖还有海马标志和海马图案徽章。

穆卫军见她真喜欢,就说道:“现在就戴着吧。”又对售货员说道:“开票吧。”

于是,萧清韫又见证了一次开票付款的过程:夹着票的夹子沿着钢丝“咻”的一下滑到了二楼的收银台,等穆卫军掏出一大把大团结付完款,那盖完章的票又被收银员给“飞”了回来。真的……好神奇哦。

把和包装装到布袋子里,表戴在手腕上,两人又朝收音机柜台走去。

买收音机就简单多了,萧清韫主要是在未来两年听,于是直接选了个最便宜的,50块钱。穆卫军想要买那一百多的,被她一句“手表买贵了,收音机买个便宜的就行,反正都能听。”给阻止了。这话说的,不知道的人听了,还以为她多勤俭持家呢。

买好收音机,两人就离开了二楼。到一楼时,穆卫军说:“买一罐麦乳精吧,你需要补充营养。”

萧清韫摇头:“不用了,我那里还有一罐刚开封的,先吃完了再说吧。”

穆卫军听说家里有,也就不再说什么,就问还需要买什么生活用品不。

萧清韫想了想,香皂、雪花膏什么的洗护用品家里都还有,不需要买。不过,倒是应该买点糖和糕点回去,给家里的孩子们。还需要买一顶帽子,太冷了,再说,她额头还贴着纱布呢,太影响形象了。

“给家里人买点水果糖和糕点回去吧,还有就是我想买一顶帽子,太冷了。”萧清韫回答道,又问:“家里缺什么吗?我们需不需要给爸妈买些衣服什么的?”

穆卫军听她说“家里”、“我们”、“爸妈”这些就高兴,带着笑意的答道:“家里不缺什么,也不用给爸妈他们买东西,我这次回来带了一整匹布,就是给他们做衣服的,鞋子他们习惯穿自己做的布鞋,都不需要买。就像你说的,买点饼子、糖果,等吃饭的时候再在饭店买只烧鸡包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萧清韫想想,不买衣服鞋袜的话,还真没什么好买的。就连蔬菜、肉类,县城里都供不应求,早就卖完了。

于是买了两斤水果糖,两斤绿豆糕,两筒酥饼,一顶绿军帽,两人就离开了商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