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穿越 > 偏执王爷娇宠妻

《偏执王爷娇宠妻》

第三章 不如拔了这双巧手?

作者:小金豆 分类:穿越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16 15:02

傅寒水剑眉紧皱,星目瞪了瞪,像是极为不满从娇妻的口中听到另外男人的名字。

“住口,别让我再听见你口中有其他男人的名字。”傅寒水几乎是暴戾的说着,双眸充满了偏执的占有欲望,拢着怀中的娇娇,像是怕她不舒服,手腕松了松又紧了紧,来回捣鼓着。

沈明凝仰头看着男人,撅了撅唇角,委实是有些冤枉。

傅寒水却没注意这些细枝末节,眯着眸子回想着昨晚发生的种种,眼中寒芒更甚。

只见他眼中兴味十足,可深处却暗藏汹涌的开口盘问道,“说来,我家的凝儿倒是出息了,大婚当晚竟能以一枚小小金簪,打开婚房的铁锁,真真是一双巧手啊。”

他嘴角衔着若有若无的笑,看着沈明凝一双青葱如白玉般的十指,眸子暗了暗。

“瞧瞧这对儿透光的红润指甲,可偏偏生在一心想逃离我的人身上,既然如此,不如将它拔了,也好断了你的念想。”

傅寒水接连开口,眼中阴翳更盛,沈明凝闻言,心中一慌,思绪瞬间被拉回了前世。

在暗无天日的沈府地牢中,她日日夜夜依靠残羹剩饭为生,往日娇气任性的大小姐,早已被凌虐成了一残废模样。

而尽管她已经如此狼狈,白亦然依旧不肯放过她,甚至在一日深夜,派人来将她的指甲连根拔起,十根手指瞬间血流如注,痛得钻心刺骨,而潺潺流出的鲜血更是顺着蜿蜒曲折的石缝,流了数尺的血痕。

曾经的回忆再度出现,沈明凝眼中慌乱更甚,看着傅寒水眼中的隐怒,她计从心起。

只见沈明凝微微仰头,下定了决心,猛的凑近了傅寒水的唇角,落下轻轻浅浅的一吻。

怀中女孩身上的清浅兰花香瞬间席卷而来,傅寒水一怔,甚至来不及思考,嘴角就被一温软的红唇吻住——

一贯在战场上冷静自持的大将军,此时眸中竟闪过些许慌乱,迎头相撞的便是满怀的柔情,看着怀中的人儿,嘴角也扬起了一丝。

“我若说我逃出并非是为了和白亦然私奔,你可信我?”沈明凝淡淡启唇,像是有些受伤,敛了敛眼眸,细长睫毛在烛光下细细闪烁着光影,像是只受伤了的娇娇儿。

傅寒水紧皱的眉头一松,回道,“我信。”

沈明凝这才亮了眸子,嘴角上扬,温吞说着,“我其实早在嫁入王府前,就看穿了白亦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,他满嘴胡言乱语,骗取我的真心,而后我发现实则他早已和我的继妹狼狈为奸,脚踏两条船,真是个假心虚情的小人!”

她满眸都是怒色,说完后更是不屑的撇过头去,生动的表情无一不在表明着她的气恼。

之所以这样说,正是因为在前世,沈明凝曾在地牢中亲眼看见,白亦然和她的继妹沈梦梦在床榻上云雨一番,二人故意而为之,激怒她,只为看她失意狼狈的模样。

“而我在新婚之夜费尽周折跑出去,也是为了和这个脚踏两条船的小人划清界限。可是一想到这个伪君子曾经那样惹我伤心,我就觉得胸口气闷得很!”

沈明凝越说越闹,皱着清秀的柳眉,怒气冲冲。

“那夜,我恨不得冲出去扒他的皮喝他的血,好让他在郊外暴尸横死,否则我如何能解气?”

傅寒水半信半疑,看着怀中的女人,心中越发摸不清她的所言所行。

一日前,这女人还对他分外抗拒,无论怎样的接触,都会让沈明凝激烈的反抗。

现如今,沈明凝却能安生躺在她怀中斥责白亦然,且对他投怀送抱的献吻,这一切的一切都如梦般太过玄幻,让傅寒水不敢轻信。

沈明凝回眸,看着傅寒水半信半疑的模样,自知自己性子转变太快,就算是对她无条件信任的傅寒水莫约也会起了疑心。

因此,她脑中灵光一闪,直起身来,近近靠着傅寒水,踢着自己两条小腿,像是不悦的开口自证。

“王爷你看,我若是要和白亦然那个伪君子私奔,怎么会穿着你的中衣?这衣衫显眼,我穿出去就是为了镇赫白亦然,让他不敢对我妄想!”

“他如此和继妹联手欺负我,王爷难道不乐意为了我,去好好收拾一番三皇子吗?”

沈明凝说的有理有据,不断扑腾着身上的中衣,似乎一切的问题都有顺理的解释,就算是以往运筹帷幄的大将军傅寒水,竟也指不出一丝错处。

只见他眼中的千年冰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缓缓笑容,如春光外泄般微微勾唇一笑,眼中的宠溺多的几欲要让沈明凝窒息。

“当真如此?”他故作不信的模样,贴近了沈明凝的鼻尖,淡淡问道。

一瞬间,沈明凝只感觉自己被男人身上沉沉的檀佛香包围——

说来谁又能想到呢?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火阎罗,素日喜佛,日日配着寺内开光的檀香佛珠。

“当真。”沈明凝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,下意识的错开,少女的粉红从耳根蔓延至颈间。

“那就再吻我一次。”傅寒水声音低沉,阵阵在沈明凝耳畔响起,带着浓浓的情谊,像是要身下的娇人儿溺死在怀中。

沈明凝意识到不对,下意识瑟缩着想逃出如铁笼般禁锢的怀抱,可男人力量极大,瞬间收缩了手腕,近乎是偏执的吻了下去,眉目含情,唇齿相依。

傅寒水的冷冽檀香如云雨般拂面而来,沈明凝想逃却毫无希望,只能沉沦于其中——

翌日清晨。

沈明凝懒懒睁眼,浑身上下的酸疼不已,筋骨像是被碾碎一般的酸涩。

她在心中暗自骂着昨晚的男人,如同疯了般,红着眼的热烈气息,无一不让她感到心悸。

“凝儿醒了?”傅寒水满面春风的走来,笑面盈盈,一看就是精神勃发的状态。

沈明凝没回话,心中暗自气恼他昨晚的不节制,转过身去佯装不闻。

“乖凝儿,为夫来为你更衣。”